零壹租赁

资讯 > 事件 > 正文

远程视界从独角兽到董事长涉诈骗被抓 留下一地鸡毛

作者:左门心 发表时间:2019-08-14 17:09:32
对于曾经是一名眼科医生,后因创立在线问诊平台而小有名气的韩春善而言,二次创业远程视界不仅将“不善言辞”的他推上风口浪尖、面临牢狱之灾,更让与其合作的多家融资租赁公司,数百家基层公立医院深受其害。
 
据财新网,8月1日上午,一份在逃人员登记表在社交媒体上流传。登记表载明被追逃人员为韩春善,案件类别为合同诈骗案。
 
基本案情为:2019年5月27日9时许,广西平南县第二人民医院院长报称,其医院被北京远程视界眼科医院管理有限公司和贵阳贵银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在隐瞒真相的情况下以租设备合作经营眼科项目为由,分别于2017年10月24日、2017年12月14日与该两家公司签订了《实施国家健康扶贫工程暨医联体健康合作协议》、《数字化眼科区域协同医疗示范工程合作协议》、《补充协议》、《融资租赁合同》等协议,然后医院在未收到任何设备的情况下,被贵阳贵银金融租赁有限责任公司在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要求支付设备租金2656万余元,导致医院被法院冻结2658万元,现要求查处。
 
登记表显示,广西贵港市公安局接报后于2019年5月31日立案,案件主办单位为贵港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一大队。财新记者向主办此案的警官询问上述文件的真实性。其回应称,贵港警方确已对韩春善立案侦查,已于7月31日在北京将其抓获,并押回广西。
 
目前,已有50家医院立案。
 
01丨独角兽的诞生:远程视界估值曾超60亿
 
2012年,正因“不能深入医疗核心,与利润绝缘”对在线问诊行业前景感到困惑的韩春善,在一份国务院文件中看到了“远程医疗”和“基层医疗”的机会,并着手创立了北京远程视界眼科医院管理有限公司,以相对熟悉的眼科远程医疗服务起家。
 
2015年,韩春善出资设立北京远程视界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由于和上述北京远程视界眼科医院管理有限公司拥有同一实控人,以下并称为“远程视界”),并利用这一平台先后注册成立了远程心界、远程中卫妇科、远程中科耳鼻喉、远程金卫肿瘤、远程视界中医等“远程系”医院管理公司,业务范围急剧扩大到心血管、妇科、耳鼻喉科、肿瘤、中医等科室的医疗相关服务。
 
远程视界于2015年、2016年获得2亿元、8.8亿元A轮及B轮融资,融资额超过10亿元,估值超过60亿元,堪称远程医疗界的“独角兽”。
 
02丨从“馅饼”到“陷阱” 远程视界的“创新”模式 
 
在这一场医疗租赁纠纷中为何基层医院身陷困局,租赁公司也频频躺枪?问题就在于远程视界的“创新”模式。
 
根据涉诉信息显示,具有相似经历的多为各地方县级医院。远程视界以共建专业科室,利用高等级医院专家的远程医疗模式进行宣传,吸引了大量的地方县级医院加入。
 
远程视界与医院签约提供远程诊疗服务、发展相关科室,医院则通常需要通过融资租赁的方式向远程视界购买远程诊疗设备。
 
在这种模式下,医院不需要投资设备,只需从项目收入中按比例归还设备款。其医疗项目收入大致分为4个部分,1)25%给融资租赁公司用于还设备款;2)25%给远程医疗服务专家;3)25%归远程视界;4)25%归医院。另外租赁本息还完后,设备归医院所有。
 
对于在医疗诊疗力量方面存在弱势,且无力引入售价高昂的现金诊疗设备的地方县级医院而言,远程视界所提供的这一模式无异于是一份无法抗拒的“馅饼”。而租赁公司也通过这一模式扩大业务,深入到医疗产业,这至今仍然是很多租赁公司想要介入和转型的产业方向。
 
但在2017年,风险开始爆发。从2017年上半年开始,就有部分医院反应在和远程视界签署协议、缴纳融资租赁款后,远程医疗设备却迟迟未能到位,或是未能开始运营。而远程视界按照协议应垫付的融资租赁款也开始出现中断,这无疑使医院的处境雪上加霜,因无力偿还设备融资租赁欠款而被融资租赁公司起诉的基层医院不在少数。
 
事件发酵后,远程视界曾于去年4月发声,称设备租赁逾期、资金链紧张等问题主要是医疗设备租赁期限三年时间过短,没有设置免租期;医院和租赁公司双方签约租赁合同后第二个月就要支付设备租金,还款压力大;医院在选择医疗设备时没有有效控制额度,造成一些设备闲置所导致的。远程视界累计为医院垫付租金38.26亿元,给医院垫付保证金10亿元,已不堪重负。(传送门:远程视界风险集中爆发 38家租赁公司牵涉其中)
 
对此,远程视界计划采取“债转股”、引入战略投资人等方式化解项目逾期风险。
 
至2019年8月1日,韩春善因涉嫌合同诈骗被抓,远程视界迎来了它的最终章,留下了一地鸡毛,租赁公司和医院仍深陷局中。
 
同为“互联网+医疗租赁”的蓝海之略,也在去年宣布终止上市辅导,身陷诉讼纠纷。受伤的同样是融资租赁公司和地方县医院。
 
03丨受害者 or 共谋者 还要看证据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众多医院、租赁公司因为这一超前“创新模式(套路)”,面临巨额偿付压力和资产损失,而部分医院甚至连设备都没有收到。尽管当前远程视界承担无限连带担保责任,但表面上医院仍是第一还款责任人。
 
目前韩春善被抓又给身处纠纷中的租赁公司和医院带来了哪些变数?
 
对此,零壹租赁智库咨询上海国策律所陈海燕律师,她认为,医院是“真实”地签署了有关融资租赁合同,如到期不能还租金,就要承担责任,双方都需要按签署的融资租赁合同的约定来承担责任。除非有证据证明一方与该诈骗方恶意串通损害国家利益,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等,就是有证据证明一方是“共谋者”,才能认定合同无效。
 
陈海燕表示,司法实践中,支持医院主张合同无效或违规的少,医院要承担违约责任的多。
【上一篇】租赁公司盘点——恒驰汇通租赁 【下一篇】租赁公司盘点——君创租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