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壹租赁

资讯 > 全部 > 正文

一尺之水丨诸神的黄昏——金融租赁同业危机

来源:零壹租赁智库 作者:圳青 发表时间:2018-07-09 17:00:01

引子:资管新规、去杠杆、地方债务、贸易战、股市爆仓潮,时代的洪流之下,家国命运交织在一起,金融租赁何去何从,前方是坦途,还是深渊地狱,这一尺之水,能否一跃而过。

本文为“一尺之水”系列第2篇,第1篇请点《一尺之水|历史转折中的金融租赁该何去何从?》

在富凯大厦21层,金融街的全貌尽收眼底。

极目望去,一栋栋瑰丽的大楼巍然耸立,工行、建行、中行、农行和一众中小金融机构,如同主宰世间一切的神祇,盘踞在金融圣地,俯视整个东亚大地。

在经济体系中,金融机构就是主宰一切的神。

飞机,汽车、铁路、手机、电脑、聚氯乙烯、OLED、LNG,这些工业时代的闪耀成就,在世人眼中是人间奇迹,是地球智慧的集中体现,但是,在金融机构眼中,只不过是一笔笔固定资产贷款形成的工厂,在一笔笔流动资金贷款支持下,流水线生产的标准件。

金融机构能够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空穴能来风,平地起高楼。

即使是央企这样的庞然大物,也逃不开神的笼罩。在丛林法则盛行的市场经济中,无论是世界五百强,还是上市公司,都要在金融机构面前低下高贵的头颅。

无数次,老赵站在金融街的大厦高层,望向他的各个企业客户,心中澎湃的成就感让他不知疲倦不畏艰难。有幸成为时代的弄潮儿,成为神的使者,向世界传播能量和希望,是每个金融从业者的幸福。

可是,神,也抵抗不了自然规律,岁月荣枯,创世与灭世的轮回。

这一次,盛衰转换太快了。站在落地窗前,老赵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一根烟接着一根烟地抽着。

命运的审判终究是要来了么,老赵怀着这样的疑问走进了大会议室。

窗外晴空万里,会议室的气氛却是寒冷刺骨。每月一次的公司中层干部会议提前召开。

老赵:“先让金融同业部陈总介绍一下当前形势。”

陈总:“本月,原本预计有20亿兑付缺口;现在资金形式陡然变化,现在合计已经有50多亿缺口。去年年底,为了冲业绩,集中投放了一批平台项目,全部是短拆资金,很多集中在第二季度第三季度到期,本来以为能续,结果各大银行全面收紧流动性,大部分都续不上了,特别是城商行、农商行全面收缩,本周内,徐北农商行抽贷3亿元、瑞新银行抽贷5亿元、徽江银行抽贷5亿元、江宁银行抽贷6亿元、青山银行抽贷7亿元;同时,谈好的10亿ABS也临时取消认购,新增了缺口;有几个地级市的平台这个月要归还租金,但是市场部门反映,地方资金紧张,可能有逾期,可回收的租金减少。

我们的到期对外兑付情况,下周有9亿到期,下下周有20亿到期,月底有28亿到期,下个月初有70亿到期……”

每报一个数字,现场的每个人都神色就凝重一分,高管脸上更是寒霜阵阵。知道资金市场紧张,但是没想到这么夸张。流动性风险,这可是只在教科书上才见得到的名词。

同业部汇报完后,没有人说话,现场一片沉默。大家都在消化这些情况。

孙总给老赵递了一根芙蓉王,点上。

老赵吸了几口,打破了静默:我干了这么多年银行业,第一次遇见这么大的同业危机,还好我们是金租,如果是银行,现在要防止储户挤兑了。单个金融机构出现流动性危机并不可怕,价格高一点,总归是能拆回来钱,但是现在是上百万亿的表外资产迁移,所有的金融机构都要受到影响。我们的银行业资产大概250万亿,100万亿,就是40%的资金被消灭了。当然,现在这个时点,可能只有10%左右被回收,但即使是这10%也让大家伙受不了了。我昨天晚上打电话给各个银行和金租的兄弟问了一圈,我们京越还算好的,有的机构已经弹尽粮绝了。”

听着老赵的话,孙总想起了刘慈欣的《三体3:死神永生》,宇宙广播开始之后,所有的星系文明都将开始回归。

老赵接着说:“如果说2013年6月钱荒,是一场去杠杆的预演,那么,现在,大幕开始拉开,剧情开始进入生离死别的高潮,不倒下一批机构,风暴可能不会停止。”

可能是意识到自己说得太悲观,停顿了几秒钟,老赵还是决定给大家提提气:“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我们京越金租新成立才几年,底子薄弱,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的生存能力比别人差。危机,既是危险,也是机遇,在困难的局面下,只要我们众志成城,团结一心,我们不仅能保证流动性,还能完成年度利润目标,实现资产规模的稳定增长。大家伙儿,就把这次的同业危机,当做是我们京越金租成长过程的一次磨炼,金刚淬火,宝剑才能锋利。下面,请孙总做一下工作安排。”

孙总:“董事长说得很好,凤凰涅槃,是需要承受阵痛的,同志们,只要我们肯吃苦,肯拼命,跟着董事长用心干,我们一定会渡过难关。大家不要怕,我们毕竟是国有控股的金租,背景雄厚,资信优良,眼前的困难压不垮我们。

这一次的危机,金融同业部有责任,而且很大,没有对同业行情有基本的预备措施,以至于公司现在极为被动。但是,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了,等风波平息之后再说,也希望同业部能戴罪立功。

我布置一下紧急措施:

董事长负责六大国有银行和光大银行的融资,保证原额度能提款;总裁,也就是我,负责股份制银行的放款,保证30亿;副总裁刘总和金融同业部负责地方商业银行和金租同业的拆借,目标20亿。副总裁李总和业务部门协调一部分客户提前还款,我们给以部分咨询服务费退还,并承诺明年续做,提高额度和降低利率,这一块,目标10亿。董监办和办公室,做好与股东、监管单位、外部单位的沟通,防止不利舆情扩散。最后,资产保全部,全员出发,去逾期的平台公司,态度凶一点,告诉他们,一个月内,如果不还钱,我们立马起诉,任何后果,包括引起区域性金融风险,他们自己负责。

我们是新的金融机构,要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气概。有什么新方法、新思路,大胆提出来,只要合理,我们就用。原则上,同业的资金,不问价格,我们全部要。资金紧张的局面可能要持续很久,我们要备足子弹。”

开会完毕,老赵和孙总在董事长办公室继续讨论。

老赵:“要做好万全准备,现在是央行收缩流动性,叠加去杠杆,流动性危机不会在短期内缓解,我们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资产规模方面,该压缩就要压缩,不能按照年初的30%的增长目标了。”

孙总:“您觉得多少合适?”

老赵:“我比较悲观,现在我们总的资产规模,表内加表外是600亿元,每年回款大概是100亿,我觉得能保持600亿的现有规模就很好了。”

孙总:“考虑到年度报表数和银行授信,我建议还是增长个5%吧,630亿怎么样?”

老赵:“行,暂定630亿,具体尺度你来掌握,可以上下浮动一点。”

孙总:“负债端,我有2个预案,会上我不方便说,现在想和您商量一下。”

老赵猛吞一口烟:“我大概猜到了,你说吧。”

孙总:“这2个预案,都要麻烦您了。

一个呢,是股东存款,希望您能去和集团的党委书记、董事长、财务总监协调一个应急性质存款方案,利率随行就市,金额保证在30亿,期限在一年以上。当然,最好是增资扩股。

还有一个方案,就是再辛苦您,去监管单位那里,抱抱大腿,卖卖惨,协调一下,如果形势恶化到不可收拾,希望监管单位的大领导出面,协调辖区内的银行和金租续贷。北京以外的机构我们扯不上关系,北京市内的兄弟机构,还是要搭把手救救我们的。”

老赵:“你想得很全面,很好。我会尽快去办。同时,公司内要保持稳定,不要弄得人心惶惶。

这次的风波过去后,我们要多反思,不仅是负债端,还要反思资产端,反思我们的发展思路。该不该继续大干快上,该不该每年30%以上的增速,该不该继续做这些傻大黑粗的业务。”

孙总:“是是是,该反思了。”

老赵:“资管新规开始执行后,中小金融机构进入困难期了。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而以奉有余。

金融市场像其他行业一样,头部企业取得越来越大的竞争优势,中小企业只能靠核心竞争力来维持。我们必须转型了。”

孙总:“是是是,该反思了。”

老赵看孙总敷衍的态度,也就没深聊下去了。

中信银行总行营业部总经理办公室,孙总坐在沙发上玩着王者荣耀,手机开着外音,偌大的空间回荡着刀剑相格的声音。

营业部总经理马总:“我说,老孙呀,你好歹是个金融机构总裁,有没有必要这么耍流氓啊!”

孙总头也不抬:“我来老兄弟这里串门,玩会游戏怎么了,你现在当了大官,就不理我们兄弟们了,切~”

马总:“行了,别装了,都在门口堵了2个小时了,影响我们的办公秩序了知道么?知道你是来要钱,实话告诉你,亲兄弟,中信金租,我都只给了几个亿,你们金融同业部倒好,一开口,就要十个亿,当我是央妈啊!”

孙总收起手机,踱步到马总的办公桌面前,拿起一张名片把玩:“这不是没办法了吗?只能来找老兄弟救命了。MD,这些城商行说抽贷就抽贷,一点商量余地都没有,再大的企业,也经不起这么抽啊!”

马总:“地主家也没余粮啊~我这里的存款上季度流失了200亿,总行都要找我谈话了,老哥也是风雨飘摇啊,现在我们的统一规定,量入为出。”

开出价码就好说话,孙总闻弦歌而知雅意:“这个好解决,我去找个保险资管公司,存20亿过来,其中10亿定向给我们京越同业借款。这10亿借款,也暂时放在中信银行的账户里面。”

马总:“哎呀,老孙还是给力啊,没让老哥我为难,行,你的保险存款到账,我就放款。”

孙总:“那不行,现在江湖救急呢!保险存款我还是要协调几天的。”

马总:“咱们亲兄弟明算账,存款未到,这款不能放啊!”

孙总:“马大哥,马大爷,我是真没办法了,下周一我有到期贷款要兑付,你这钱必须这周到账啊!我现在就给办公室主任打电话,让他送被子过来,一天不出账,我就一天守着,反正都是老熟人了,我也不怕栽面儿。”

说完,孙总作势要点开手机通讯录。

马总:“好好好,老孙,怕你了,5个亿,明天下班前到账。”

孙总:“还是老哥体会小弟的艰难啊,感谢感谢啊。我现在有一大家子要养,被逼出来找钱啊。感觉回到了当年在支行要存款的日子,哈哈,求爹爹告奶奶,被虐出快感来了,哈哈!”

再寒暄几句,宾主尽欢,两人走出大楼,马总挥手送别孙总。

孙总在车里喊道:“改天,春江会所走起,我去搞一瓶真正的拉菲过来,把总行、天津分行的兄弟都拉过来聚聚。”

马总无语。

金融同业部负责人问:“就这么答应他了,他会履行承诺吗?保险公司的钱,可不是这么好搞的。”

马总:“老孙这人,脸皮厚着呢,不给钱,会去总行找关系压我;总行不给他钱,他会去找银监局压总行,还不如现在给点钱打发他,省得麻烦。至于保险公司,这是他当年在天津做支行行长的重点客户,应该关系还在,是否准时不敢确定,但最后肯定会兑现。

这次的同业借款利率定高一点,一年期7%,两年期8%,狠狠宰他一刀。”

监管单位,张局长和老赵隔着茶桌坐着。

茶桌上,初夏新出的绿茶,在水中舒展开去,玉体横陈,纤毫毕现,清香扑鼻而来。

“表外业务有其历史进步性”张局长给老赵续上热水。

老赵赶紧道:“谢谢领导。”

张局长:“我在系统内是个土炮,没留过学,从基层干上来的,什么与国际接轨的洋话我是不会讲的。”

似乎是回忆起了往事,张局长停了一会儿,又抿了一口温热的绿茶:“年轻的时候,我也是个愤青,凭什么,凭什么要我们遵守巴塞尔协议,我们才发展40年,加入WTO才十几年,我们没有殖民地,没有贩卖黑人,没有掠夺南美的白银,没有战争红利积累,没有技术优势,没有利润留存,我们污染自己的农田、河流、空气,我们压榨3亿的农民兄弟,我们的工程师加班到猝死,我们透支了太多太多,才换回来这么点经济成果,现在就要我们按照欧美日的方法计提拨备,如果真的按照洋人的规定做了,我会觉得上面有奸贼。

兴业银行开始做表外业务的时候,会里也踌躇了很久,最后还是放行了。资本约束严重阻碍了我国银行业的发展,阻碍银行的发展就会阻碍经济的发展。上下达成一致后,表外业务就放开了。

可是,你知道的,我们的国情就是,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短短10年不到的时间,就在银行表外再造了一个庞大体系。各大银行纷纷把所谓的投行业务作为战略方向,联合保险公司和证券公司,把一切通道打通,疯狂套利。

表外业务一开始是没有接受监管的,纯粹的资金池,后来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时候,再去执行监管,规模已经上来了,将银行体系捆绑得死死的。老百姓可不管什么表外业务表内业务,理财产品到期了,必须刚性兑付,资产管理计划到期了,必须刚性兑付。表外资产很大一部分已经烂掉了,如果自然爆掉,会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所以,中央主动排雷。

中央提的去杠杆是对的,哪有借款不还的美事,这都是最最朴素的道理。可是,表外业务对接的贷款,大部分变成了工厂、机器、高楼大厦,哪有那么容易变现的。中央一开始打算的是逐步清理表外业务,给银行体系一个稳定的过渡期,可是金融机构过惯了好日子,个个都不愿意收手,你看我,我看你,就是没有实际行动。这也是人性啊,生生割掉自己的利润,谁也做不到。本着为历史负责任的态度,会里才加大了监管力度,出台资管新规,只不过,市场如此脆弱,才刚刚开始,大部分的金融机构就哭爹喊娘了,你还算好的,撑到今天才来找我,属于比较硬气能扛了,前面几天,我都接待了好多批金融机构的负责人了。”

老赵:“是我们工作不到位,给领导添麻烦了。”

张局长:“你们公司的请求我收到了。我不能承诺太多,我是凡人。可以承诺的是,我会全力以赴做好协调工作,为你们争取尽可能多的时间。”

老赵:“现阶段,贸易战的节奏越来激烈,内外交困,是否会有相关延缓的政策出来。”

张局长:“这我可不知道,我是政策的执行者,不是制定者。从学术的角度来看,应该有一次资产出清,不然,永远都用国家信用为金融机构的胡作非为背书,没有财政纪律,没有金融秩序,市场会劣币驱逐良币,到头来,害的还是你们金融机构自己。”

……

下班时分,老赵从监管单位出来,太阳火辣辣地照着大地,老赵的手机推送了一条新闻:中诚信国际发布的跟踪评级报告,贵阳农村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飙升,引发市场强烈关注,评级报告显示,贵阳农商行不良贷款率从2016年末的4.13%猛增至2017年末的19.54%;资本充足率从2016年末的11.77%,猛降至0.91%,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则降至-1.41%;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从161.25%下降至34.15%。

老赵看着这些鳞次栉比的大厦,突然觉得这些高大的建筑不再坚固和雄伟,末日快来了,星辰在陨落,世界在燃烧,黄昏如此无情。

他想到了一首诗:

Look on my works, ye Mighty, and despair

吾乃万王之王是也

盖世功业,敢叫天公折服

此外无一物,但见废墟周围

寂寞平沙空莽莽

伸向荒凉的四方

【上一篇】租赁债市半年报:金融债规模同比上涨69% 公司债平均利率破6% 【下一篇】百度携手狮桥 共赴干线物流智能驾驶